那年的青春 过往的安财


当出租车司机用我早已淡忘的蚌埠口音问道“走【兰凌路】么”时,我下意识的反应说好。这样的对话显然很难让我回过神来。十年匆匆,宛如昨日,却又相距悬远,此时此刻,安财近在咫尺,这段距离,我用了10年走了回来,只为看一眼那段白驹过隙的韶光,以及,在这段时间里认识的你们。
“这就是兰凌路?什么时候修的?” 看着车窗外的路牌,我不意间问。
“很多年了” 司机用我能听懂的蚌埠口音平缓的回答。
“是吗?10年前可没有” 我一半自言自语,一半插科打诨的说到。
“没有10年那么久,喔,到安财了,哪个门啊?”
“左转,东门好了” 逐渐淡忘的回忆,依旧清晰的记录了母校周遭,尽管校外的建筑都是头一回看到。

安财往事

此刻距离毕业离校几乎10年,而当踏进安财那一刹那,方知时间一直视我们为盟友,岁月的痕迹在母校身上并不多见。踏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径,跟随着了解到不能再了解的同窗漫步在这记忆之路上。情思缕缕,毕现于斯。


我愿意承认无数次同样的一件事:铸造4年美好光阴的元素是——在这里,遇上了你们。


这条叫做宏业路的水泥路,除了在SARS横行的日子里,我们每天都要多次经过,或直行入小吃群,或左转去 搓PS


这是曾经的1教,现在改了一个非常潮,也很应景的名字——思源楼。在这个楼的420房间,我们开过02统计(2)班的第一次班会,至于大四毕业时是否有开过最后一次班会,已然记不清楚,不过这也不重要。今天,我们故地重游,再开班会。


筒子们,安静下,一会儿老师就来了……


全书记先讲两句。感谢全様,微斯人,吾谁与聚。


不过,我没好好听:) 坐在这个当年最常做的靠窗位置(我想应该是英语课吧),看着远处的三栋教学楼,想起了电梯兽,还有放电影和考六级用的阶梯教室。


程老师来了,这一幕好久不见,无数想念。

班会并不冗长,一切还是那样。门口等待进来自习的同学似乎好奇这群人还是学生么?颜值还这么高。不过,颜值虽在,只是身材改。物是人肥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……


没错,就是这里,全宇宙最酷的男孩纸们(当年)住的地方,一点都没变。


一食堂,除了吃饭之外的功用是十大歌手、撩妹胜地。可惜的是,当年另外一个撩妹胜地英语角因施工,已经荡然无存。


真的非常希望获得这家厂商的联络方式,起码12年的高强度使用,竟然还在。不排除更换过,但型号不改似乎说明了什么。


小宇宙爆发后,每天都来这边干点什么,干什么来着?记不起来了。


记得线性代数的杨老师在介绍某数学概念时,就用的这位女英雄做的例子。


亮点自寻


老校的邮局,校内的门已经不再开放,而新校则没有找到邮局。在2006年6月30日,我在这里盖上的邮戳,本想在这2016年来个呼应,可惜了。不过,缺憾也是一种美。
话说,新校内找邮局时,被路边随机咨询的师弟所鄙视——现在谁还写信,寄快递或QQ。我郑重的告诉了他:你被腾讯和阿里收买了么?为什么藐视渣浪,为什么不说微博!好吧,我渣浪的股票已经估清。


男生宿舍门口的小店,我梦里回来过,今天肉身造访。老板第一句话是:“还在北京呢?”,我半天没说出来。不知该说什么,也说不出什么。竟无语凝噎,不外如是乎?


一品香,这个曾经吃饭的代名词,一切如旧。只是当年的小朋友,已经长大。


这东西叫土锅,除了蚌埠哪里也没见过。


新校区的食堂,在这里吃过半年的饭。回忆不多,但依旧珍惜


离校时的最后一次消费(除了出租车和火车票),应该就是跟超市君了吧。今天再买一瓶可乐,10年前是2.7元。


只涨了1毛钱,为物价点赞。

又是离别

韶光若白驹过隙,踪迹似水上浮萍。世人熙来攘往,莫不如云水也。14年前,大家从全国各地而来,10年前,彼此各奔东西。目下,我们能够再次有机会齐聚安财,幸甚至哉。而再度的离开,亦会不期而遇。短短的48小时后,我们又要离开了。
时光似乎没有跟我们结盟,时间过得太快了。和10年前一样,感伤不可避免,激动莫能言喻。不同的是,这次更加的集中,在笑声还在萦绕的时候,就到了该离别的时刻。10年前DC跟我说的那句,“这一别,恐怕有些同学此生也再也见不到了”轰然出现在我脑海中。努力用“这次的分别,是为了下次的相聚”来精神鼓励,然而收效甚微。离别不是一个概率问题,它的二阶原点矩是0。
就这样,我搭上了北上的列车离开蚌埠——这个帮我创造梦想的地方。欢聚的时间尽管短暂,但仍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美好时光;我们的距离纵然相距悬远,但依旧可以通过发达的通信多多联络。
10年前离开蚌埠时,我带着一段无与伦比的美好记忆而离开;10年后的离开,除了不可言喻的感动之外,更有一段对未来的期待,希望下次的相聚很快能够到来。
谢谢你们,我亲爱的同学们。在曾经嫌弃,但很快觉得神奇的安财,我经历了不可思议的四年,因为认识了你们,在那最好的时光里。


我爱你们每一个人!

后记

岁在丙申,序属暮春。淮左黉宇,乐见故交。历十载而飞金乌,度春秋而走玉兔。远若参商,会银河而并流入海;刹那星驰,聚安财而饮觥筹。宏业故道,兰凌新路,沧桑言岁月不语;涂山路北,珠园之南,辞去日而告明朝。

2016年5月6日 于北京 右安门

2016-05-06 14:15541